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友联合社区(旧版)

 找回密码
 加入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522|回复: 0

东红学校的梅花故事

[复制链接]
nhdwf 发表于 2018-9-30 15: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红学校的梅花故事
     某地有一所东红学校,远离闹市区,依山傍水而建。校前有一条青绿的小河缓缓流过,校后有一面陡峭的悬崖,连着两边的校墙,一起环抱着整间校园。悬崖下面,有一片天然形成的梅林,经过人工稍加修整后,越发显得幽美。冬天梅花盛开的时候,形成一片花的海洋,沁人心肺的花香溢满校园,甚至传播到很远的地方。
      
东红学校建校之初,一切从无到有。全校教师为了建设新学校,齐心协力、埋头苦干,仅几年时间就把学校打造成为本地区的一所名校。每一年的高考成绩都名列同类学校的前茅,经常受到地区相关领导部门的嘉奖。学校后面那片梅花,也一年比一年开得灿烂。
      
一年,为支持东红学校的教学工作,上级部门派来了一位新校长,名为谢多常。此人五十多岁,是一位从教三十多年的特级教师。获得过无数的荣誉,多次被评为地区先进教师、优秀校长;被授予“全国优秀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等称号。先后发表过教育和教学管理的论文几十篇,其中国际级2篇、国家级13篇。确实是一位有名的老校长。
      
此校长来到之后,便开始对东红学校的制度进行改革,施行了一些新措施。
      
东红学校由于离市区较远,老师们大多买了小汽车用于上下班,在校门口的旁边建了一个停车场。原先的停车场都是有棚的,防止汽车被日晒雨淋。后来教师买的小车多了,停车场不够用,就又在旁边新开辟了一些空地用来做停车场,但是新开辟的停车场由于经费不足,暂时没有棚。每天来得早的教师就可以占用有棚的车位,来得晚的只好用无棚的车位,大家习以为常。但是这位谢多常校长来了之后不久就宣布:所有小车不得随意停放,要放在学校安排的固定车位上。接着他就把学校领导们的小车全部安排在有棚的车位,剩下的无棚车位安排给普通教师。
      
东红学校的教师觉得有一丝别扭,但出于对校长的敬重,没有提出异议。
      
接下来,谢多常又把每天早读课的时间提前到七点,每天晚修课的时间延长到晚上十点。学校离居住的市区很远,这样上下班时间的调整实在让教师有些辛苦。而谢多常更加制订了严格的考勤制度,规定迟到早退缺勤皆要重罚、甚至规定无论何种原因请假都要重罚——扣工资,一次二百到几百元,一个月内再犯还要加倍处罚。
      
这如“血汗工厂”一般的管理制度,让教师们觉得难以适应,就纷纷在教师会议上提出自己的意见。
      
一位叫河蓝的女教师说:“普通教师的工资基本是相同的,但是我们语文老师因为要看早读,迟到的机会多,扣钱的机会就多些。可不可以把迟到的扣款减少些,达到惩罚的效果就可以了。”谢多常满脸不屑地说:“那你去教地理好啰。”河蓝一听也有点愤怒地说:“好,你就安排我去教地理吧。”谢多常轻蔑地说:“可是你并没有地理教师资格证啊。”……河蓝气得说不出话。
      
一位叫邓冬路的教师说:“教师都是自觉的,没急事一般不会请假,请假不应该罚这么重,特别是这间学校教师大多还年青,子女们还年幼多病,经常有人要连续请假几天带孩子看病,按这样的扣法差不多大半个月的工资都被扣完了。”谢多常说:“那叫你的配偶回家照顾孩子不就可以了。”邓冬路说:“配偶也会上班没空的呀。”谢多常扭头不愿多说。
      
一位叫何土武的教师说:“我们教师自身也经常会生病,而且生重病,对于请病假看病更加不能扣得这么重。”谢多常说:“你可以周末才去看病嘛。”一名叫阮武末的教师忍不住说:“一个人的无法控制自己的病在周末才生,如果在周一生了病,扛到周末不就可能变成大病了。”这些本是合情合理的商量口吻的申诉,没想到却终于让谢多常暴跳如雷,撕破脸皮仿佛泼妇骂街一般说:“想不到东红学校的教师是这样的素质,完全不讲道理……如今形势严峻,再不改革死路一条……你们这么多意见,不如让东红学校倒闭算了,教师全部失业算了……”看着本应该是“温文典雅”的老校长如此,教师们面面相怔。
      
学校每年都有上级部门下拔的办公经费,用于学校的日常办公活动。每年学校办公经费的收支情况都要向全体教师公示的。但是谢多常来了之后,不再进行公示了。对于上级部门拔了多少办公经费下来,用在了什么地方,教师们一无所知了。上级工会每年发给每位教师700元的工会活动费,用于学校组织教师工会活动使用,以前学校经常用这笔经费组织一些教师旅游和文体活动的。谢多常来了之后,不再组织工会活动了。这些工会经费究竟用到哪里去了?按规定同样要公示,但谢多常说:“要建立有东红学校特色的制度……,一切要从大局出发,要相信领导,维护学校稳定……”。否决了教师们的公示要求。
      
上级部门每年把教师的工资经费拔给学校,由学校来进行分配。在谢多常来之前,东红学校已经形成了一套良好的按劳分配制度,能够充分调动教师们的积极性。谢多常来之后说:“这样的分配制度不合理,是吃大锅饭,容易造成养懒汉的现象,要改革,加大收入的差距。”于是制定出新的分配方案,把学校领导们的工资大大提高了,远多于普通教师。普通教师累死累活也比不上一个小领导优哉游哉的收入。
      
每个星期三下午,是学校领导们开会的时间。以往领导们都是在学校会议室中开会,讨论学校事情。谢多常来了之后,说要改革,要多一点到外面“开会”和“参观学习”。于是每到星期三下午,经常可以看到学校的领导一群人坐上校车,开车到外面“开会”、“学习”。有时到晚上9点甚至10点才回学校。第2天早上用校车的教师一看里程计,竟然多了两三百公里——真不知他们去哪里“开会”、“学习”,为何要去这么远的地方,特别是晚饭怎么解决的,花了学校多少钱。
      
又一年过去了,教师们在统计自己上年总收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收入比往年减少了。谢多常来之前,学校每年都统计教师们全年的工资发放情况进行公示。而他来之后,学校再也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公示。为何大多数教师收入都减少少了?学校有无把上级下拔的教师工资经费全部分发?如果没有全部分发那钱都到哪里去了?带着这些疑问,教师们纷纷要求学校公示一年的工资经费发放详情。
      
这时,管财务的副校长易大凹站了出来说:“如今的财务统计有困难……,总之大家要相信学校,相信校长……谢校长五十多岁了,他图个什么?学校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发展啊……”
      
教师们质问为何往年的财务统计就没有“困难”,可以公示。如今究竟有什么“困难”。谢多常又一次大发滛威,骂教师们是刁民、素质低下、枉做教师、破坏学校稳定,并且以开除教师相威胁。
      
终于,教师们积累的愤怒暴发了。
      
首先战起来的教师名叫蔡牧之,是一位中年的物理教师。他最先在学校的网站论坛上发表多篇文章,揭露领导们多次违反政策、黑箱操作、欺诈教师。在他的带动下,其他教师们纷纷站出来,在网站论坛上发表自己对领导的不满、声讨领导们的恶行,形成了“大鸣大放大揭露”的声势。这其中最积极的教师除了蔡牧之,还有河蓝、邓冬路、何土武和阮武末四位。
      
大鸣大放的校内论坛文章让领导们又怕又恨,他们首先在教师大会上恶狠狠地咒骂这些现象,接着又把以上几位发文章最活跃的教师的论坛号封掉。
      
教师们的愤怒进一步被激发,他们以蔡牧之老师为首,以另外四位老师为骨干,掀起了一场与学校官僚领导们的斗争。
      
蔡牧之说:学校的一切成绩主要是教师们创造的,教师才应该是学校的真正主人,领导们只应该做教师的服务者,为教师服务,不应以权谋私。当领导们不为教师服务,沦落为以权谋私的小人时,广大教师有权利起来监督他们、揭露他们、批评他们,迫使他们回到为教师服务的正道。
      
蔡牧之还教导教师们说:不同的人属于不同的群体,每个人都有“群体属性”,领导们属于官僚群体,广大教师们属于劳工群体。不同群体之间难免会有“群体斗争”。官僚群体因为手中有权,容易表现出欺压劳工群体的属性。劳工群体只有通过与官僚群体的斗争才能保障自己的权益,迫使官僚群体成为为劳工服务的群体。蔡牧之询询告诫教师们说:“千万不要忘记群体斗争。”
      
在蔡牧之等人的带领下,东红学校的教师开始了广泛的对谢多常和易大凹等领导们的揭批行动。渐渐地,这群官僚的很多恶行开始浮出水面。经披露,在学校的多次采购活动中,存在着价格严重超高的现象,如几百元就可以买到的办公桌椅,竟要花几千元;价值几千元的空调和音响设备,竟然买了几万元——这有严重虚报价格贪污的嫌疑。又经有些教师的深入核实发现:谢多常在原来担任校长的“虎海”学校中,就已名声极坏,任意克扣职工的工资,打压排除异己;还与该校的一名二十多岁的年青女教师乱搞男女关系,导致结婚三十多年的发妻与他离婚,已经成人的女儿与他断绝关系……等等。
      
当时正值隆冬,悬崖下的梅花格外飘香。教师们每天都在花香中讨论和揭披领导的错误。他们把自己这场行动称为“梅花行动”。
      
蔡牧之告诉教师们说:“梅花行动”应该成为一场文化思想上的革命,观念上的革命。要通过这样的“行动”,彻底清除几千年来官僚群体欺压人民、谋取私利的剥削思想。
      
蔡牧之等人反复强调:劳工群体才是世界上最尊贵的群体,因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他们创造的。必须建立起一切为劳工服务这样的新文化、新思想。劳工群体更要改变几千年来受欺压的奴性思想,树立起彻底翻身做主人的新观念。要争取自己的解放,就要勇于起来和一切不公平的现象做斗争。
      
所有这些言论有些教师懂,有些教师不太懂。但是教师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要改善过于严峻的工作环境、争取本来属于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们都愿意投身到这场“梅花行动”当中。
      
蔡牧之又告诫教师们说:一方面要搞好“梅行”,另一方面要以“梅行”来促进教学工作。既然要翻身做学校的主人,就更加要以主人翁的精神来投身工作,创造更多更好的成绩。于是,全校教师纷纷开展了各种教学大练兵、大比武活动。以先进为荣、以落后为耻;以积极工作为荣、以马虎工作为耻。形成你追我赶的氛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几个月中获得国际级奖项竟有6项、国家级的奖项22项——获得的教学荣誉远多于其它时期。
      
蔡牧之、河蓝、邓冬路等由教师选出来的代表,一次又一次地和学校领导们交涉,要求公开学校的各项支出使用情况、改善教师们的办公环境。无一例外地遭到谢多常等领导的蛮横拒绝与辱骂,并且威吓教师们要立刻中止“梅花行动”。
      
于是,在蔡牧之等人的组织下,在一次教师大会中,教师们发起了对台上领导们的批判。声讨他们的各种恶行,要他们当众认错,从此以后学校的政务要公开、财务要公开;要他们不得再欺压教师,不得再以权谋私;要当好教师的服务者和领路人等等。谢多常等人拒不认错,与教师们对骂,还狂妄地叫嚷要开除所有教师。教师们被彻底激怒了,有些教师冲上台去,指着领导痛斥,强迫他们低头认错。蔡牧之连忙告诫大家不要有过火的行为,对大家说“要文明斗争,不要武力斗争”。但在极度愤怒中,有的教师还是动手推打了部分领导。
      
面对如此愤怒的教师,谢多常易大凹等领导们终于害怕发抖了。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交待自己的恶行,保证以后不再欺压教师,不再以权谋私。这样足足批斗了四、五个小时,会议才结束。
      
第二天清晨,教师上班的时候,先来的教师就把小车停在了有棚的车位,后来的领导乖乖地把车停在了无棚的车位。
      
接下来,公布了本年度开展多次工会活动的计划。
      
接下来,修改了过于严厉的考勤处罚条例,修改了不合理的分配制度,重新实施之前的按劳分配制度。
      
接下来,公布了上一年的学校各项经费的收支情况,但是教师们看到漏洞百出,不合理、不清晰的费用支出很多。教师们又一次召开教师大会,要求领导们做出详细解释。谢多常、易大凹等人遮遮掩掩,鬼话连篇。经常以“忘记了,要细想”为由不做回答。于是教师们对他们严厉批评之后,要他们花几天时间好好想一想,把学校经费的收支情况再详细明白地公示出来。
      
可是第二天,谢多常带来了几位上级部门领导。一来到就召开教师大会,指责教师们的“梅花行动”是一场学校的“动乱”、“严重破坏了学校的安定和正常教学秩序”、“让领导们的人格遭到污辱、人身受到攻击”等等。
      
蔡牧之、何土武、阮武末等教师代表纷纷辩驳说:虽然“梅花行动”中有一些过火的行为,但总体上,它是一场全体教师劳工反对官僚群体欺压与奴役的行动,目的是使官僚们回归到真正为教师服务的轨道。它是一场教师们自发参与的思想观念革命,最终目的是要将人们心中那黑暗、愚迷、奴性和自私的命革掉,使人们呈现出本来就具有的光明、善良、做社会主人的有真实力量的命!在整个“梅花行动”中,激发出教师们主人翁的高度责任感,教师们更积极主动地投身于教学工作中,总体上来说没有破坏学校的安定和正常教学秩序,反而在教学中取得很多辉煌的成就。
      
但是上级领导们不由分说,最后要求教师们立即停止“梅花行动”。否则将受到严厉处分。
      
第二天,上级领导又来了,还带来了公安。开会宣布:“‘梅花行动’是一场少数‘别有用心’的教师发起的、鼓动全体教师参与、针对学校领导的‘内乱’;毫无法纪、给学校造成了严重损失,必须立即停止。”接着宣布将蔡牧之、河蓝、邓冬路、何土武和阮武末五位“梅花行动”的骨干教师开除岗位,立即由公安逐离学校;又对其他积极参与“梅行”的教师处以降级、调离原岗位、警告等等处分。
      
淫威之下,教师们不再敢出声,自此,东红学校一场轰轰烈烈的“梅花行动”终结了。
      
第二天,教师们乖乖地把小车停在无棚的车位,把有棚的车位让给领导。
      
接下来,刚制定不久的工会活动计划又全部取消了,工会活动费又不知将用在何处。
      
接下来,学校各项经费的收支公示又取消了,严厉的考勤制度又恢复了,领导们的“外出活动”越来越多。
      
接下来,又以“领导多苦劳”、“反对平均主义”为由,再一次增加了领导们的收入,拉大了和教师们的收入差距。
      
接下来,谢多常叫来了一帮人,把那悬崖下的所有梅树都挖地三尺连根刨出,抬上卡车匆匆运走。第二天又叫来一批花匠,在原来的梅林土地上,种上好多月季、牡丹、杜鹃等等。从此以后,东红学校的冬天再也闻不到梅花的清香。只是在每年春暖之时,可以观赏到大朵娇艳的月季、牡丹和杜鹃花,浓烈的花香熏人欲醉。
      
接下来的两年中,谢多常寻找各种手段,把积极参加“梅花行动”的教师逐渐开除、调离,又补充了好多新的年青教师。
      
谢多常和易大凹等人,两年来在无数次教师大会中,经常找机会批判“梅花行动”。说它“野蛮诬蔑、迫害无辜领导”、“严重破坏学校安定秩序”。说到领导们被批判的时候,不免添油加醋。说到自己所受到的“迫害”,不免声泪俱下、泣不成声。台下的年青教师们听到这样的“梅花行动”竟然把一个半头白发的“全国模范教师、优秀校长”押在台上批判、推打。无不义愤填膺,纷纷参与谴责“梅花行动”。
      
由于国家高等学校开始大量扩招,考上大学的学生自然一年比一年多。谢多常等领导们就时时把如今的高考成绩与“梅行”那一年相比。说如今的高考录取人数远远多于“梅行”那一年,以此说明“梅行”破坏学校教学工作,让学校遭受重大损失,简直让学校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年青的教师们常常跟着老校长一起大声疾呼:“决不让‘梅花行动’的‘悲剧’重演!”
     
又过了两年,谢多常校长“光荣”退休了,易大凹接替校长职位。又有一位名叫厚和去的教师调来东红学校做校务主任。厚和去来到不久,了解了东红学校的概况,就提出要让校务公开透明,公示上级部门的有关文件和学校的各项财务收支,提高普通教师的福利收入等等建议。全部都遭到了易大凹的拒绝,于是厚和去与几位支持他的年青教师联名向学校发出了关于以上要求的公开信,呼吁教师们支持他们的行动。
     
“不好了,又要搞‘梅花行动’了,‘梅行’要复辟了。”易大凹连忙惶恐地向上级部门汇报。上级部门立刻将厚和去免去主任职位,调离东红学校。易大凹又召开教师大会,再次深刻地把“梅花行动”控诉了一番,再次强调:“不能让梅花行动的悲剧重演。”同时对支持厚和去的一些教师进行了各种处分。
      
一些年青教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困惑。
      
……
      
几年后,又到了一个滴水成冰的冬日,悬崖下的月季牡丹们无力地垂着头,在寒风中哆嗦。教师们如往常一样一大早来到学校,开始一天的工作。办公室里空气太浊,有教师把窗户打开通风,涌入的寒风中忽然带来一丝不易察觉的清香,淡淡的,却沁人心肺。
      
“这是什么香?”有年青的教师问。
      
一位当年的老教师突然站起来,空洞的眼神望着窗外,嘴角抽动着说:“这……是梅花香啊!”就赶紧闭上嘴巴。
      
梅花?在哪里?
      
年青的教师们
      
循着花香觅去
      
啊,看到了!
      
在那——
      
无人能够攀爬的悬崖绝壁上
      
一块突起的大石后面
      
当年竟然留下了一颗梅的种子
      
在不知不觉的岁月里
      
在寸草难生的岩缝中
      
它顽强地生根发芽
      
竟然长成了一棵小树
      
铁一般的枝干
      
直直地刺向灰蒙的天穹
      
朵朵红梅
      
在漫天狂舞的冰雪下
      
傲然绽放
      
远处,有淡淡的朝霞显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a.sseuu.com ( 粤ICP备12005776号-5

GMT+8, 2020-10-26 06:08 , Processed in 0.07301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